Beijing Header

Page Header

Bookworm Festival Pulse: A Conversation with Enoch Li

当我们在谈论抑郁症的时候,我们在谈些什么?

“我很痛,同情令我更加痛,然后你要我保重,怎保重,你怎么会懂?”

如果你简单看一眼李以诺的简历,就可以知道她有多优秀:她曾担任汇丰银行伦敦、巴黎、东京和北京办事处的国际经理,且以“卓越”(Distinction)成绩获得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变革培训与咨询高级管理硕士,于伦敦大学获得法学硕士(荣誉)学位。

然而2009年底,一场生理上的疾痛以及抑郁症让以诺的生活彻底颠覆。身体上的不适将她推入了抑郁症的泥沼。可是当时的她选择忽视所有生理、心理信号继续硬撑下去。她不断告诉自己“我可以,我是战无不胜的”,结果却将自己越推越远。在那段艰难的时光里,是写作与游戏让她重拾对生活的热情。

这段抑郁症的经历让她发现在当今的社会中,心理健康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因此,以诺创办了小熊创意法(www.bearapy.me),希望利用玩耍来激发人们的创造力。她通过管理学、组织心理学和行为学的专业知识帮助走上工作岗位的成人发掘内心的快乐,减少在社区和工作场所积累的疲劳和心理健康问题。

这一次,以诺带着她的新书《都市压力:在玩耍中走出抑郁》来到了老书虫,与老书虫的朋友们探讨玩乐心态在工作企业起的有效作用,并通过她的亲身经历分享如何避免职业疲劳,面对抑郁症。

当以诺被问及这段抑郁经历中让她收获最多的是什么时,她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从这段经历当中学到最多的就是与你自己的情绪沟通真的很重要。你要感受你身上的所有情绪,并且不断追问自己这种情绪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通过这样的追问,我才真正更了解自己。当我说我更了解自己的时候,不单单指的是好的方面,还有我不怎么喜欢的那个自己。当各种恐惧、假设、无疑是的想法涌入我的脑海时,我都会追问:这种情绪究竟是什么?在真正了解了这些情绪后,不要躲着他们,要将他们当作自己的一部分,接受他们。” 这一段面对抑郁症的经历使得以诺更加强大,也能更勇敢地去面对未来的挑战。在某种程度上,这段痛苦的经历给了她力量,让她知道自己是那么地坚忍不拔。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她一样顺利走出抑郁阴霾的。在许多文化中,精神健康污名化使得人们没有勇气去寻求帮助。很多人都认为心理问题是失败者的标签,甚至还有人还将心理健康问题等同于精神病。在中国,文化对抑郁症的抑制性建构使得抑郁症患者受到诸多的社会质疑。面对这样的歧视,以诺认为我们应当多谈论心理健康鼓励更多人讲出他们的故事,以此来减少心理疾病的耻辱感。比如说鼓励名人、有影响力的人分享相关经历可以让大家意识到“哦!原来成功者也有这样的困惑。”当越来越多的人都愿意讲出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个话题才能去污名化,但这一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文化影响不仅仅体现在公众对于精神议题的认知与个人心理疏导意愿上。对于疏导者而言,他们也要结合文化背景,根据个人情况进行针对性调整。之前在帮助中国国有企业的员工时,以诺改变了咨询策略,变身为“老师”来教他们而不是以更平等的身份来提供建议。以诺谈到,“沟通策略的调整取决于每个人的经历。因为我了解我们如今的社会竞争有多激烈,所以能够与他们产生共鸣……(在心理疏导中)帮助者一定要了解对方的文化背景,要让对方知道他们可以有很多面,并且要和他们认真谈论每一个维度。这样一来他们就会知道帮助者是真正了解他们的……我需要知道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很多情况下,他们关心的不是钱,而是单纯希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幸福的亲密关系……当然还要考虑到整个国家的文化语境以及对方的家庭背景。理解所有的语境,并根据语境提供相应的疏导策略。”虽然以诺不是专业的心理疏导师,但她希望能够帮助人们认识到心理健康的问题,并找到合适的出口。

很多听众都有问及家人和朋友在帮助抑郁症患者康复的过程中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以诺讲到,家人和朋友可能会成为“双刃剑”。如果家人和朋友不知道如何反应处理求助者的困惑,他们可能反而会将人越推越远。你可以经常听到家人说“别想了”“明天会好的”,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所以家人和朋友同样需要知道了解如何应对这样的求助。以诺在博客(NochNoch.com)上写了很多经验,告诉人们在这种情况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家人和朋友只有知道该如何回应身边人的求助后才能帮到他们。“其实陪伴就够了。也不要告诉他们该做些什么不要阻止他们哭……”首先做当一个真诚的倾听者

作为一个社会企业家,以诺不仅向跨国公司、初创公司、非营利组织和政府组织提供有关情绪与心理健康问题的建议,帮助员工应对工作场所的挑战,而且她还关心底层劳动者的福祉。她非常愿意与政府组织合作,为工友们开设社区课程,讲述应当如何照顾好自己。以诺特别提到,对于这些朋友而言,她可能不会用“心理健康”这个术语,而是会告诉他们该如何疏解自己的情绪,好好照顾自己,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心理健康”是一个模糊、触不可及的概念。

在采访的最后,以诺非常诚恳地给老书虫的朋友们分享了一些关于如何减轻疲劳与压力的建议。她说:“很多人认为压力似乎是不愉快的事情; 然而有时候压力可能会有很多好的方面,比如可以激励你去做更多的事情。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处理压力,面对那种被打倒被淹没的感觉。只有明确这是一种什么压力搞清楚触发压力的原因与压力真正的根源后,我们才能对症下药。我认为避免过大压力的另一种方法就是了解我们的极限,然后释放压力。比如说对我而言,疏解的方式就是写书法,花时间独自充电。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找到一种玩乐方式,找到一种与自己相处的方式……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来释放这种情绪。”

如果你遇到现在的以诺,你会发现她是如此地温暖、善良、平易近人,不吝于将自己的感触分享给所有人。

她不再想要与抑郁症“作战”,而是学会了接纳自己。

以诺在她的博客里写道:“放弃不意味着软弱,也不能证明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无意义的。在健康与快乐面前,名利真的没那么重要。”

Stress and the City: A Conversation with Enoch Li

Written by Copper

BLF Volunteer, 2019

Comments are closed.

The Bookworm Download Map

Building 4, Nan Sanlitun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P.R China

Telephone Bar: (010) 6586 9507

Telephone Bookstore: (010) 6503 2050

Web: http://beijingbookworm.com

WeChat @BeijingBookworm

Weibo @北京老书虫Bookworm